坏牧羊人

更文随缘

“loki,我爱你!”
“……”
“底迪,别走了,好吗?”
“我不走了。”
“太棒了!我给你买了好多布丁!”
“那你滚吧,我爸不让我跟你玩。”

北京北京预告

倾盆大雨洒落
在终点来临之前
没有人知道我们的结果

预计北京北京会在七月底完结
感谢陪伴
算上番外差不多也有六万字左右啦

小甜饼21

“你丫死哪儿去了?我录节目,都不回我!能不能麻溜儿的。”张云雷纤长的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点着。

“好了,你不也说了有时差么。”这会儿等了不到十分钟,郭麒麟就回消息了,这还得归功于张云雷的电话轰炸,刚拨通就挂,反反复复。

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张云雷揉了揉眉心,今天的妆实在是厚了些,他不喜欢这种厚重感,他喜欢郭麒麟那样清爽的感觉。

“快了,几天吧,等我。”郭麒麟在海的那一边裹着被子对着手机傻笑,我老舅怎么这么可爱呢。

“成吧,晚了你就别回来了!”不忍心再打扰自己的媳妇的睡眠,也许还能长高呢。张云雷打下早睡两个字,翻开粉丝传上微博的照片,意气风发的少年,眉眼如此好看,整个世界都被困在了他的眼中,有山有河有薄雾,胜得过一切的良辰美景。
 

First time 上(贱虫)


(链接走评论 下才是正式的车 这章做铺垫 有大坏蛋对蜘蛛侠图谋不轨 死侍能否及时营救 敬请观看。)

自从经历过消失那件事后,Tony就对Peter放宽了很多限制。包括让这个还未成年的小英雄独自完成任务,在以前,peter对这些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这次,peter盯上了一个试图将毒品买到学校里去的组织。peter觉得他们可以称作为“组织”,但显然这还不足以引起复仇者联盟的注意,tony私下浏览了这些人的资料,只是看了几页,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,就答应了peter的请求。毕竟,很少有人能抵挡得住蜘蛛侠可怜兮兮的眼神。

“他这是要去哪?”经过三天的观察,peter最终锁定了一个人,中年男子,做过特种兵,有丰富的作战经验。所以peter在空中荡着蛛丝,小心翼翼的跟踪男子。

此刻,心中满是疑惑的蜘蛛侠,丝毫没有注意到男子微微的侧头停顿,勾起了嘴角。

男子忽的在一个巷子口停下,左右张望了一下,peter赶忙俯身吸附在墙上,屏住了呼吸,生怕自己被发现。

拐过了巷口,是一个小酒馆,男子推门而入。

peter悄无声息的落地,看着眼前的这扇门,有些犹豫。他不知道该不该进去,从里面传来的音乐声,peter觉得有些不好,他还没有成年。

“但是他们很有可能今天进行交易!我不能让他残害我的同学!”peter摇了摇头,把那些顾虑抛之脑后,从书包里拿出了件宽大的外套,穿在制服外面,又确保四周无人,才摘下了面罩,塞在书包里。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才打开这个未知世界的大门。

想写一个在
出任务时
peter阻止wade杀人
wade就把小蜘蛛用锁链绑起来
并在小蜘蛛自己做出来的纱帐里一起👏的故事

(写了一小半了 应该会比较长吧)

漫威26英文字母短篇②

Digest

“我要没收你的装备。”Tony皱着眉头,如果他再晚来一步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哦,不,Stark先生,我只是想…”Peter着急的解释,他明明没错,可能…可能是做的还不够好。

“好了,孩子,没什么可说的了。”Tony看着眼前少年湿漉漉的眼睛,他不得不承认,他有些心软,但是他不能这么做。

“求您了。”Peter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Stark先生不相信自己。

“听我说,如果你出了什么问题,我会认为是我的责任。”Tony伸出手拍了拍少年的肩。

“可是……”Peter还想在争取一下。

“你要理解我,孩子。”Stark从船上飞起,这么说。

……

这是Tony一直想要告诉Peter的,但是这刻,他却希望事情不是这样的。

“抱歉,我真的很抱歉……”年轻的蜘蛛侠在他的怀里颤抖着,Tony能感受到他的疼痛。

“我应该早些理解您的,这不是您的错。”Peter想起了什么,挣扎着抬起头,勉强扯出一个微笑,最后的微笑。

Peter在Tony的怀里逐渐消失。

……

“咔,瞧瞧这个愚蠢的作者在写什么见鬼的玩意儿!该伟大的死侍出场了!天呐,我的小可爱,你怎么能这样对他呢?真是很抱歉,让我们一起来改改结局吧!”

……

Tony沉浸在悲伤里,直到最后一刻Peter还在为他着想,这让他充满了负罪感。

突然,他怀中一沉,疑惑的声音传出:“Stark先生?”

是Peter!

……

“停下,我不得不说你这个榆木脑袋装满了浆糊,哥的小蜘蛛怎么能出现在这个老男人的怀里呢?!让哥给你展现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技术!”

“不,我才是作者,你不wcjajc……”

“好了,这个烦人的作者已经被我干掉了,我们继续。哦不!哥的小蜘蛛已经和老男人抱在一起了,真是让人伤心,牛油果可也会伤心的!”

……

Stark抱紧了怀中的少年,生怕他再次离开。

Peter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只是身上还在隐隐约约的疼痛,但他坚持要说:“我一直都理解您,Sark先生,一直都是。”

……

“看看,真是一场温馨的画面。对了,偷偷的告诉你们,哥马上就要和小蜘蛛见面啦!在第八个等着我吧,byebye~”


(e没想好)

Freedom

灰色的乌云笼罩整个天空,雨水打在地面,伴随着日出到日落,时间被永远冻结了。

“你总该记得我吧。”黑寡妇试图唤醒眼前的人,哪怕他的拳头已经冲她而来。

冬兵没有说话,眼神中闪过一次挣扎,被黑寡妇轻易地捕捉。

他没有记忆,他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是谁。唯独,在激烈的打斗中,下意识的护住她的腰,她的腰不好,这是多遥远的记忆了呢,冬兵想不起来。

……

直到他的苏醒,记忆中的女孩和眼前女人的身影重合,干净利索的动作,说明了一切。

“抱歉,Natasha。”隔了数十年的名字再一次用自己的声音发出,Bucky十分忐忑。

Natasha没有说话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,Bucky觉得等待了几个世纪,Natasha才开口。

“好久不见,Bucky……”顿了顿,理性的女特工少见的低下了头,试图掩饰什么,“很高兴你还能记得我。”

“…我们一起走过苏联的冬天,日出到日落。”Bucky的头发已经能扎起来了,发梢扫在他的脖颈上,有些刺痒,弄得他鼻子发酸。

“不说这些了,说点让人愉悦的吧。现在,我们自由了。”Natasha重新抬起头,头发在阳光下泛着光辉,正如Bucky第一次见到她,那个眼神坚定,会害羞的叫他“教官”的那个Natasha一样。

“对,我们,是我们。”Bucky释然的笑了。

辫林古诗词短篇①

自君之出矣,明镜暗不治。思君如流水,何有穷已时。


“该睡觉了吧?”张云雷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正好是深夜十一点,手机屏幕的光,亮的有些刺眼。

看着备注,“属于我的林”,张云雷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。

“没呢,等着你的晚安吻呢。”张云雷像是怕人跑了一样,快速的发出消息。

放下手机,张云雷在黑夜中睁着眼睛看天花板。

“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,时差也太恶心人了。”张云雷心想。

“紫禁城一叶……”手机的铃声响起,张云雷几乎是瞬间接通了电话。

短短的隔着屏幕亲吻的声音过后,郭麒麟一句甜甜的“我想你了”轻易地抚平了张云雷烦躁的情绪。

郭麒麟在电话里不停的嘱咐着注意安全什么一天要说好几遍的事情。

张云雷静静的听着,直到最后少年还带着奶气的“晚安”,才回了句“晚安,我爱你。”

待郭麒麟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后,张云雷带着笑容闭上了眼睛。

他知道,他今晚会有个好眠。

漫威26英文字母短篇1①

Accept

漫天雪花,纷纷扬扬,翩翩联联,天地一色,风雪迷漫了整个世界。

“Jarvis?我不允许你离开!”Tony的钢甲早已破烂不堪,恐怖的裂痕布满了这钢铁上,他感到自己变得僵硬起来,挣扎着起身,呼唤着熟悉的名字。

“Sir,sorry,我可能…可能…”AI断断续续的声音,每个音节都像重锤一般打在Tony的心上。

“拜托,不要让我一个人……”钢铁之下是血肉之躯,Tony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,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血液的流动越来越缓慢,好像生命即将逝去。

“Sir,再……”自从这句还未说出的离别后,Jarvis再也没有发出声音了。

世界安静了。

Tony再次醒来,是无边的黑暗,他打开了灯,犹豫的点开系统,他知道结局是什么,但是他有些害怕,害怕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发生。

“为您服务。”好听的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,

Tony的心也跟着提起,他小心翼翼的问:“Jarvis?”

“再次见到您很高兴,Sir。”Tony以为自己出了错觉,Jarvis的声音好像带着些笑意。

“我不是说了不让你离开吗?”Tony觉得自己可笑极了,跟一个AI生闷气,但是他实在是忍不住,觉得胸口闷闷的,甚至有些说不上来的委屈。

“Sir,以后,我不会让您独自一人的,我发誓,真的。 ”这回,Tony敢十分肯定的说,Jarvis有很明显的情绪变动了。

“我接受你的诺言。”Tony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




Belief

“Bucky一定有他的苦衷。”Steve用坚定的眼神看着阻拦着自己的众人。

“但是有录像作证,冬兵他的确毁了这场会议。”Tony试图和Steve争论,他为了复仇者联盟这个队伍操碎了心,他不想再看到什么差错。

“他一定是无辜的,我相信他。”Steve毫不含糊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,这是他的优点,但物极必反,在此时,就不可避免的变成了一个重大的问题。

Steve最终也没有听进去众人的劝说,私下里找到了Bucky。

上次一别,已经许久,Steve以为会是一场恶战,没想到却是一句让他眼角湿润的“Steve?”

他是美国队长,肩负着重大的责任,甚至可以说,他是一种标志,也是核心,他不该这么冲动的。

但是,除了美国队长外,他还是Steve,那个看到Bucky,就好像回到了十六岁布鲁克林一个小伙子的Steve,他也是人。

“砰”的一声响,Bucky冲着Steve的方向开了枪,Steve并没有躲开,只是直直的盯着Bucky。

Steve身后拿着短刀的人应声倒地。

“我来晚了,Bucky。”Steve说。





Care

“她只是比较擅长调情而已……”Banner拿着Natasha刚给他倒的酒杯,杯子上还有她的余温,Banner边喝边这样安慰自己。

“不,她很少这么对待一个人。”Steve路过时,看到了一切,待Natasha离开后,走到Banner面前,拍拍他的肩,说。

“我觉得她对所有人都…温暖。”Banner低头看着晃动的红酒,就像他的心一样,起了波澜,想了半天,才找出一个形容的词来。

“但是她关心你。”Steve给了Banner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“是吗……”Banner陷入了沉思。

“嘿,都过来吧!”欢快的招呼声音打断了Banner的思绪。

众人很少这么愉快的聚在一起,喝着酒,甚至还要试着举起雷神之锤。

Banner站起身,挽起了袖子,准备尝试一番。

Tony有些担忧的看着Banner,他不知道让他来尝试,是否是一个明确的选择,Tony为自己的大厦感到担心。

“等等,Hulk不会出来吧?”Thor没经过大脑,就直接发问了。

“没关系,有Natasha在。”Banner脱口而出,反应过来后,早已面红耳赤。

复仇者联盟的众人再一次体现了他们的默契,都没有说话。

Natasha笑着看着Banner,好看的唇轻启:“放心吧,太阳会落下山的。”





The Avengers

  神的寿命是漫长的,在这慢慢浮生里,几百年也不过是须臾数年罢了,何况是在中庭的几十年,仿佛是过眼云烟般飞逝而去。

  thor不过用了生命中的几十分之一的时间重建了阿斯加德,那一半的子民在这个新的,并且充满生命里的星球上生活,一代又一代。
 
  端起酒杯,一口饮去,抬起手正要往地上砸的时候,thor停住了。伟大的神,在此时,眼眶湿润了。

  中庭的朋友说过,在他们那儿没有这个习惯。thor这么想着,平平稳稳的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 “这么快,都几百年了…”thor盯着即将升起的太阳,缓缓的说。

   thor不想回到中庭,准确的说,他不敢回去。

   他已经参加了一个又一个曾和他出生入死的挚友的葬礼。

   最后剩下的只有被改造的几人,在中庭勉强撑着the avengers的队伍,毕竟,核心已经不在了。很久以前的那场战损,也同样使他们失去了很多成员,不,朋友。

   宇宙的形式一下子被改变,新的组织雄起,旧的落寞,这似乎是在合理不过得了。

   thor像是要揉揉张长的金黄色头发,却又在碰到时小心翼翼的,他知道,已经没有黑发可以辫进去了,这是最后一缕。

   男子最终起身,向着灵殿走去。

   看着水晶棺里躺着的黑发男子,thor不知道有多想念他的绿色眼眸,会湿漉漉的看着他,用狡猾的声音叫他哥哥。
 
   可是他最终没能救下他,就连遗体也要留不住了。

   是时候了,thor伸出手最后一次摸上loki僵硬惨白的脸颊……

   小舟带着thor的心远去了,随着一声令下,火焰照亮了天空,thor不免回想到,诸神黄昏的场景,大火在蔓延,如果…如果当时是另外一种结果呢……

   神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,thor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