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牧羊人

佛系

小甜饼24 日月星辰,都不上我爱的你

窗帘缝隙里透进几缕阳光,横照到柔软的被褥上,细细的尘埃在温暖的光柱里飞舞。

睁开眼,就是少年乖巧的睡颜。

张云雷伸出手揉了揉郭麒麟的头发,在他额上印上温柔的一吻。

“我爱你。”张云雷顺着少年的呼吸一下一下顺着黑发。

郭麒麟闭着眼睛挪了挪身子,使两人靠的更近,嘟囔着回应:“我也爱你。”

小甜点3

“老阎,一定要这样吗”郭麒麟小声的问。

“别怕,有什么事儿,咱俩一起面对!”阎鹤祥坚定的声音传到郭麒麟的耳朵里,像是给他吃了定心丸一样。

“可是……”郭麒麟犹豫的说,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,他怕一说出口两人就没有回头之路了。

“后悔了?”阎鹤祥不敢置信的看着乖乖低头看着地面的郭麒麟。

“……”郭麒麟沉默不语。

两人之间的气氛一度变得沉默。

……

片刻,阎鹤祥叹了口气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最终……

“快点走吧。”阎鹤祥一把搂住郭麒麟的肩,就强硬的将人拽进了鬼屋,边走边说,“我说少爷,咱再不走,后面可就该骂了啊。”

郭麒麟认命的眯起眼睛,任由阎鹤祥带着走。

阎鹤祥露出了奇怪的笑容。

“啊!”随着一声尖叫,郭麒麟扑进了阎鹤祥的怀里,随即羞红了耳朵。

郭麒麟后悔极了,干嘛来这儿啊,随即推开了阎鹤祥,一声不吭的往前走。

阎鹤祥也不去追,就慢悠悠的在后面跟着。果不其然,下一个拐角,惨败的面孔出现在郭麒麟面前,吓得少年一抖,又扑回了阎鹤祥的怀抱里。

阎鹤祥忍不住想给这个鬼屋敬业的鬼点个赞。

众神早已着了魔


  “一直以来,我都义无反顾的勇往直前,但这次,我想孤注一掷……”thor低着头,低声的说着。

   距离那场损失惨重的战役已经过去一个月了,thor的头发也长了一些,依旧是熟悉的金色,只是没有了那一抹黑色。

  “thor……”banner在旁边站了半天了。steve和tony没有时间去思考,整个世界都在对他们发出谴责,两人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,banner最终还是开了口:“我一向不会安慰人,你知道的。但我觉得该过去了,不是吗?”

   thor没有说话,只是身子微微颤抖,看得出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。

   显然banner没有发觉此时的不对劲,继续说着:“哦,拜托,总要面对未来的。”

   thor猛地起身,抓住了banner的衣领,脸色红的吓人,几乎是咆哮:“你有什么理由这么说,你又失去了什么?”

   thor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了,他以为hulk会随之出现,可并没有。

   banner推开thor的手,他知道,thor并没有用力,不然他也不会完好无损的在这站着了。“我失去了朋友,我失去了信任,我甚至失去了满腔热血的雷神。”banner努力保持平稳的口吻,抬眼看向thor。

  “嘿,你们可都不是孩子了。”nat正在指挥重建stark大楼,特殊的直觉告诉她有什么事发生了,转身就看到针锋相对的两个“人”。

   banner不想让nat也加入进来,转身阻挡住nat走来的步伐。

  “抱歉,不过我想是时候去找tony了。”banner挡住nat,nat用疑惑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打量,她无法确定thor那个眼神是什么含义,包含了太多,复杂到她一点头绪都没有,于是nat低声对banner说:“你知道他很危险,对吗?”

  “我也同样很危险。”banner给了nat一个肯定的眼神,拉着nat离开。

  thor站在原地,逐渐松开了握紧的拳头,指甲深深地印在掌心,一道道血痕。

  “对不起……”thor等两人走远,重重的,几乎是瘫坐在了地上,高傲的头颅深深地垂落,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,“loki,我会找到你的……”

  太阳落下山了,黑暗即将到来……

“嘿,没错。那个像一只被抛弃的大金毛一样垂头丧气的,哥说的就是你。”一辆出租车疾驶而来,带着絮絮叨叨说个不断的人停在了距thor不远处。

“哥闪亮登场的时候到了。”男子砰的一声踹开车门。“hey,shoop,baby.....”背景音乐随之响起。

“停!”男子不满的转过头,将脸(准确的说是头罩)冲向镜头:“fuck!你就不能换种出场方式写吗?”

눈_눈

ok,让我们将镜头转回去。

thor并没有太大反应,只是在看到男子身上红色制服时,目光闪动了一下,随后在意识到男子并不是那个在tony相册里的孩子时,重新低下了眼眸。

“拜托!是我诶,Deadpool!”男子伸出手在thor的面前摆了摆,“没瞎啊?”

“你是谁?”thor的声音带着嘶哑。

“好吧,我叫wade,你也可以叫我deadpool,不过事先说好了,我可不是个超级英雄!”wade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角,当然,也是隔着面罩。

“哦。”显然thor的心思完全不在对话上。

“我说,我有办法让他们回来。”wade深吸了一口气,收起了嬉闹的口吻。

“你说什么?!”thor震惊的放大了瞳孔,站起身死死地抓住wade的肩膀。

“老兄,放轻松。不是谁都是阿斯加德的神!”wade皱着眉抱怨。

“你到底是谁?你怎么知道!”thor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事情有些不对劲,这个男人沾满了血腥的味道,他很危险。

“他的确有能力。”疲倦的声音从wade身后传出,tony缓缓走了过来,身上的西装还没有换,满脸的疲倦,他已经厌烦那些所谓的听证会,乱七八糟的文件了。

thor慢慢松开了手。

wade掸了掸肩膀处褶皱的制服,转身看向tony,重新换上了轻快的语调:“午安,岳父!”

tony不耐烦的打断了他:“够了,上次还没被打够吗?有什么方法快说吧。”

“你也知道我和那个死亡的事儿吧?不过那都是哥的过去式了,你可不要告诉小蜘蛛……”wade无奈的摊了摊手,继续说:“我最近去过那里,我看到了你弟弟。”

thor放大了瞳孔,手臂上的青筋像是要爆炸了一样,死死地盯着wade。

“你弟弟让我给你捎句话,等着你的王回来吧。”wade做出一个滑稽的微笑,转身拉走了tony。

“关于我的蜘蛛男孩……”wade边走边说。

“什么叫你的?”tony不满的皱眉,打断了wade的话。

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也看到了他们……”wade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打断而恼怒,继续说着。

thor的灵魂仿佛回去了,跌坐在地上,双眼看着远方。

……

loki从疼痛中醒来,浑身都像是散了架一样,摸了摸冰凉的脖子,清楚的感受到了一圈勒痕,无奈的扯出了一个微笑,都疼痛不已。

直到被一片阴影遮住,loki才抬起头。

“你怎么如此难以拯救,我的弟弟?”hela挑着眉看着眼前残破的人。

“呵,原来你也在这儿。”loki没能站起来,但依旧保持着他与生俱来的优雅。

“瞧瞧,你现在这个狼狈的模样,为了谁?”hela没有理会他的挑衅,继续问。

“我从来不为别人。”loki讨厌她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不耐烦的说。

“真的吗?让我猜一猜。哦!是我那个愚蠢的弟弟吧?瞧瞧,你为了他,都成什么样了。”

“……”loki难得的没有反驳,因为他的内心告诉他,惹怒hela对他来说并不是件有益的事。

hela面不改色的提出一个诱人的问题:“想回去吗?”

“什么?”loki以为自己没有听清,抬起头问。

“你最好不要质疑我,你没有选择了。”hela仰起了她高贵的头颅。

“代价呢?”loki沉默了片刻,终于下定决心。

“跪下,为你的女王。”hela露出了充满趣味的笑容。

“不好意思,你在开玩笑吗?你不是我的王。”loki惊愕的看着hela。

“你确定吗?”hela看向手指尖闪动的绿光,那是生命的光芒。

“好吧,为了thor……”loki最终屈服,闭上眼睛,屈膝下跪。

“很好,但是你只有一天的时间……”hela看着loki恼羞成怒的神色,继续说,“被这样看着我,我的弟弟,你知道,这已经是生命最大的让步了。”

“我需要一个理由。”随着那抹绿光笼罩loki的全身,loki觉得气息都顺畅了许多,挺直了身板,说。

“如你所愿。”hela转过身,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和清冷的声音,“我已经迫不及待看到奥丁那个老头子知道这件事的表情了。”

loki打了个寒颤,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做是否值得。

……

thor梦到了一片黑暗,没有天地之分,宇宙的最开始,混沌。

光影开始交加,忽的,混沌中撕开一个深洞。

墨绿色的身影缓缓走出:“愚蠢的弟弟,你也弄的如此狼狈,我真怀疑奥丁的眼光。”

“hela?你不是和诸神黄昏……”thor向后退半步,做好了要战斗的准备。

“我亲爱的弟弟,难道odin没有告诉你,我是死神吗?”hela不耐烦的打断了thor的话。

“那loki?”thor小心翼翼的问,以他现在的状态,打起来,恐怕连半个时辰都坚持不到,他已经没有资格高高在上了。

“这你就要问他自己了。”hela勾起嘴角,手指在空中画了个圈,一道白光闪过,thor眯起了眼睛。

“回去吧。”hela指了指那道白光,转身就要离开,却又想起什么,回头难得的一笑:“哦,thor,我觉得你才是捡来那个。”

“……”thor心情十分复杂。

“loki!”thor从梦中惊醒,坐起身子,出了一身冷汗。

看了眼时间,自己才睡了不到三个小时,揉了揉眉心,房间一片沉默。

“bro?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,男子猛地抬起头。

一眼千百年。

黑发碧眼的男子从黑暗中朝他走过来,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光芒,那是thor的希望之光。

“loki!”男子挣扎着,几乎是手脚并用的冲向笑着的那人冲去。

黑发男子冲他展开了手臂。

thor却在距离那个温暖的怀抱一步之遥时停下了:“原来我多想信任你一回,可这次我宁愿你不值得我信任……”

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叽了?是剪掉了你那丑陋的金色头发,还是瞎了只什么也看不清的眼,哦,我猜是又爱上哪个中庭的女人了?”loki难得的主动上前一步,抱住了thor。

“我只有你啊,loki……”thor将脸埋在loki的颈窝里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熟悉的气息,thor很想闭上眼睡一觉,他太累了。

“睡吧,thor。”loki像是察觉到了thor的心思一般,伸出手点了点thor的头,thor就陷入了深深地沉睡中。

这是thor这段时间睡得最沉的一觉了,等他醒来,天已经大亮了。

thor不敢翻身,他怕那真的只是一场梦。

“我在这。”loki一直都在守着沉睡中的雷神,看着他的眉眼,一会儿紧皱,一会儿舒展,loki觉得自己有什么已经慢慢开始变化了。又看着他僵直的身躯,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大型犬一样,难得主动开口。

“现在,我真的很想给你一个吻。”thor转过身,直直的盯着自己弟弟好看的唇。

“如你所愿。”loki俯下身子,主动献上自己的唇,一片春色。

“loki,我看起来怎么样”thor终于放过了loki柔软的唇,看着因为差点喘不过来气而瞪着自己的弟弟,一下下抚摸着他黑色的发丝,问。

“你永远是最好的,哥哥。”loki扯出了一个他以为再也不会出现的笑容。那是很久之前了,好像是第一次看到thor的时候吧……

thor觉得自己回到了大战前的自己,充满激情和热血,事情好像开始不受他的控制了。

loki被thor一把搂回了床上,loki紧闭着眼躺在柔软的被子上,像只被捋顺的小狐狸,紧张的咽了口口水。忽然腿间竟是一凉,随后一只手遍覆了下来。

“thor!你……”还未说完话的话语被唇瓣堵住,支支吾吾的说不成声。

随着thor手部动作的加快,loki背脊猛地躬起,死死地拽住了床单。

……

自然是一番云雨好风光。

……

thor的体力好的吓人,几次下来,天色将晚,loki揉着自己酸痛的腰,怒气冲冲的看着一旁心满意足而酣睡的thor。

刚想说什么,却感觉到身体在逐渐消散,熟悉的无力感包裹了全身,Loli无奈的笑了笑,俯下身,印在thor眸子上轻轻的一吻,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………

thor醒来后发疯的寻找Loki,甚至想要一遍又一遍的杀死wade,试图寻找到别的方法,复仇者们知道,这已经不是他们熟识的那个阳光正义的thor了。

……

后来,thor走遍了宇宙中loki去过的地方。直到他听到了从中庭传来的消息,其他人都回来了,只有他的loki没有。

在愤怒之下,thor选择拼死闯入了冥界,却也只带回了loki的尸体。

暴怒之下的雷霆之神,阿斯加德的王,威力无人可比,甚至hela都被他困在湍流之下,每日忍受着刺骨寒水的重刷,只因为她对loki的逝去无能为力。

………

神的寿命是漫长的,在这慢慢浮生里,几百年也不过是须臾数年罢了,何况是在中庭的几十年,仿佛是过眼云烟般飞逝而去。

thor不过用了生命中的几十分之一的时间重建了阿斯加德,那一半的子民在这个新的,并且充满生命里的星球上生活,一代又一代。
 
端起酒杯,一口饮去,抬起手正要往地上砸的时候,thor停住了。伟大的神,在此时,眼眶湿润了。

中庭的朋友说过,在他们那儿没有这个习惯。thor这么想着,平平稳稳的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这么快,都几百年了…”thor盯着即将升起的太阳,缓缓的说。

 thor不想回到中庭,准确的说,他不敢回去。

 他已经参加了一个又一个曾和他出生入死的挚友的葬礼。

 最后剩下的只有被改造的几人,在中庭勉强撑着the avengers的队伍。

宇宙的形式一下子被改变,新的组织雄起,旧的落寞,这似乎是在合理不过得了。

 thor像是要揉揉到肩的金黄色头发,却又在碰到时小心翼翼的,他知道,已经没有黑发可以辫进去了,这是最后一缕。

男子最终起身,向着灵殿走去。

看着水晶棺里躺着的黑发男子,thor不知道有多想念他的绿色眼眸,会湿漉漉的看着他,用狡猾的声音叫他哥哥。
 
 可是他最终没能救下他,就连遗体也要留不住了。

 是时候了,thor伸出手最后一次摸上loki僵硬惨白的脸颊……

小舟带着thor的心远去了,随着一声令下,火焰照亮了天空,thor不免回想到,诸神黄昏的场景,大火在蔓延,如果…如果当时是另外一种结果呢……

 神也无法改变命运,thor笑了。

这些年,他已经违背了太多,他不惜攻占了宇宙近乎一半的星球,只为了寻找能保证loki尸体不腐烂的血液,他已经犯下太多罪,臭名远扬。

thor释然的笑了,走到修好的彩虹桥旁,看着深渊,纵身一跃。

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,他看到了从光芒中走来的loki,对他微笑,拉起了他的手,眼神中闪动着狡猾的光芒,说:“哥哥,太阳升起来了。”
  
  

小甜饼23

  张云雷不耐烦的刷过一条条微博,实在是忍无可忍,这都什么文案啊,还因戏生情?

“十八岁给你一个姑娘是吧?姑娘哪呢,带来给你这个舅舅看看啊。”打开微信,给置顶的那个人,发了条语音过去。

  “呦,这什么味儿啊,谁家醋坛子翻了?”郭麒麟这回回复的出奇快,声音满满的都是笑意。

  “滚蛋,别贫嘴,你瞧瞧你这热搜。”张云雷的耳尖有些泛红,他一向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。

  “我十八岁和谁过的,你不清楚啊。”郭麒麟那边的声音很嘈杂,可能还在发布会上,但他的声音还是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张云雷的心里。

  “早点回来。”张云雷心疼极了,郭麒麟已经连着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了,不夸张的说,抱着都没有以前感觉好了。

   “我十八岁?嗨,在我们这个男性群体偏多,不对,都是大老爷们的这个地方啊,哪有什么姑娘啊。”郭麒麟笑着绕开记者的问题。
  
   “那你告过白吗?我的意思是在那个年纪。”记着不屈不饶的继续问。

   “哈哈,那当然了,还成功了。”郭麒麟下意识的握紧了话筒,虽然这是一段美好的记忆,但他还是不太想回忆成功后被吃干净的时刻。

   底下姑娘们一片尖叫,郭麒麟急忙补了一句:“相声演员的话你们也敢信?”

   底下一片嘘声,但郭麒麟上扬的嘴角明显暴露了他。
 
  

养猫的鱼

时间川流不息 命运转盘到来 回到那年冬季 重新尝过这爱 月光被我收集 沉入心底的海 直到海平成地 候鸟不再飞来 五月难熬雨季 与你未曾难耐 朝拜红绳相系 守护真爱深海

小甜点2

“老阎,你这是不是犯法了?”好不容易师兄弟凑到一起,聚个餐,众人看着腻歪在一起的祥林二人,起哄着闹。

“啊?”阎鹤祥此刻被郭麒麟因喝醉了酒微张的小嘴迷的不要不要的,根本就没听清说了什么。

“你算不算诱拐儿童啊!哈哈哈……”众人也都是开玩笑的态度,就等着阎鹤祥怎么回答呢,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

“我…我自愿…的还不成啊?!!”平日里师兄们都不带着郭麒麟喝酒,这回可一下子喝大了,郭麒麟早就开始犯迷糊,但还是下意识维护着自己的好哥哥。

“我们这算两情相悦!”阎鹤祥歪嘴笑了。

(和本文无关:中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款)
(这样做是不对的哦)

小甜饼22

“当初是什么让你选择了相声这一行的呢?”聚光灯照在郭麒麟的身上,周围是一片黑暗。郭麒麟成名后参加了不少访谈节目,但却没有像这样独特的。这种氛围,好像是走进了自己心窝里。

手掌出了不少汗,弄得话筒都有些潮湿,刻意压低了嗓音,只希望听起来没那么颤抖。“我之前说我有两个目标,一个是陶阳,京剧神童,这就不多说了。另一个,我舅舅,张云雷。我奔着我目标去的。”

“这么说,你是当初主攻唱这一方面吗?”主持人显然没有听明白,疑惑的发问。

“嗨,我也知道我嗓子条件不成,但我也得努力努力啊。”郭麒麟笑着看向正在录制的机器,少年灿烂的笑容在此刻定格。

张云雷关了电视,一旁的师弟疑惑着问:“怎么不看了?”

张云雷抖了抖大褂,站起身,满脸骄傲的说:“因为我知道他的下一句话。”

“更何况努力的终点,是张云雷啊。”没有看周围人的反应,郭麒麟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出。

一箱情书①

16岁和22岁最大的共同点就是:喜欢的人在眼前。

16岁谈恋爱的时候啊,我总觉得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,人生那么长,在一起久了不也腻吗,却不知道有些人一松手,轨迹就变了,以至于后来的留下了不少遗憾。在最美好的年华里,没能与你共度,没能在你最紧要的关头陪你闯一闯,这是我最自责的地方。从小我们也算是一起长大吧,说实在的,这是我老舅,其实也不老,就说是小舅舅吧,还真别说,一直照顾着咱,摸着良心那可是没话说。

22岁谈恋爱的时候,我这才懂得了珍惜眼前人,知道这生命的脆弱,没有来日方长,都是屁话,只有注重当下,我再也不想失去你,哪怕片刻。虽然打打闹闹,但也度过了这么多年,虽然这话很俗,土味情话嘛,海底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是心上人。我说,老舅啊,咱就别好心分手了,这都多少次了,也没当过真,还老膈应人,以后咱们就唱我们结婚吧。

我从小就被教育的狠,这个阶段,我比任何人,那倒不至于,就说同龄人,我敢说我得成熟些。加上我从小攒底的经历,我好像也习惯忽冷忽热,也看淡渐行渐远,但这些却不包括你。要不然我少帅出征那会儿,怎么着也得带上你,老舅得给外甥保驾护航啊。

也许长大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,以前你老吓唬我,没人给我倒水,那会儿我还小啊,宁愿渴的直咽唾沫都不愿意一个人去,现在一个人干什么都习惯了。可现在我这个外甥仍然想和你窝在一起,随便干点什么,打消时间都好。

那能怎么办呢,谁叫我喜欢你呢,老舅?

眼中有山有河有薄雾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胜过一切的良辰美景

一拜天地

(人间的河盛着天上的河,眼前的人唱着故人的歌)

  “角儿,我知道你不愿意,但这帮老爷,可不讲理,咱可没必要跟大老粗们置气,是吧?”小万弯着腰,讨好似的为张筱春递上一杯上好的茶。

  “哦?”张筱春挑眉侧头看着央求自己的小万,明明穿着打扮俨然是个十足的老板样,却在自己这儿奉承。

  “能不能成了?!我说你这人怎么干的,连个人都弄不出来!”外面已经开始吵吵嚷嚷,小万皱眉看了张筱春一眼,清冷的面容上不带任何表情,只好叹了口气出去安抚。

  “那我便来一曲罢了。”张筱春掸了掸衣袖,站了起来。

  “春秋亭外风雨暴,何处悲声破寂寥……人情冷暖凭天造,谁能移动他半分毫……”

(来世的你遇见今生的我,是否还会记得?)

   一曲锁麟囊唱罢。

  “好!我舅舅那是天籁之音啊,这我可不敢比。”郭麒麟急忙摇头,可观众还是依依不饶的起哄。

  “你可别使坏啊。”张云雷听郭麒麟使劲儿的夸自己,都要夸到天上去了,觉得有些奇怪,连忙开口。

  “这哪能啊!”郭麒麟摇了摇手,转头看向张云雷。

   一瞬间,郭麒麟忽然心脏猛地揪起来,一阵心痛,再看向张云雷,觉得眉眼是那么的相熟。

  “我永远不会害你的。”郭麒麟脱口而出,反到弄得张云雷很疑惑了。

(你听 这钟声悠扬清澈。你看 这槐花洁白如昨。)

  “我终于失去了你……”小万看着眼前的少年,单薄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叹了口气,走上前去,把身上所有的钱财统统给了这个少年,只因为他有一双和张筱春极像的眼睛。

   寺庙悠扬的钟声响起,微风拂过,小万盘腿坐在槐树底下,闻着槐花的香气,闭上了眼。

   不如带着青灯古佛常相伴,了了他一生执念。

  “咚……”一声声钟声回荡在山谷里。

(留声机里放着往事斑驳,粗砺相纸绘着岁月如歌)

   “舅舅,你叫我唱大悲咒,好不好!”郭麒麟这会儿还是个小团子,声音软软的甜甜的,央求着张云雷。

  “自己听磁带吧!”奈何张云雷此时正是叛逆期,一点也不想陪着个小屁孩儿玩。

   郭麒麟撅了撅嘴,只好自己坐在床上,播放磁带。

   正好是七月份,窗外那颗老槐树开了花,洁白的槐花散发着清香,被清风一阵一阵的送到郭麒麟的鼻子里。

   郭麒麟陶醉的闭上眼睛,听着磁带里张云雷的清唱,闻着芳香。忽的想起,父亲曾经说过,这儿是一座庙,后来,因为建造他的人,无法斩断情丝,才拆了。

   郭麒麟忽的有些委屈,甚至还有点难过。眼泪就这么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,这下子可急坏了张云雷,连忙抱着小孩儿,低声哄着:“乖,我不会离开你的,别哭了,大林。”

(你看 台下都充作宾客。你听 喧骂便算是道贺。)

   “角儿,我来救你了,你醒醒!”小万哭着跪在台上。

   “我知道,你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张筱春仍是倔强的抬起头颅,哪怕这是在断头台。

  “角儿,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小万疯了似的拽住一旁人的衣角,“求您了,求您放过他吧…呜呜……”

    那人不耐烦的一脚踹开小万,嫌弃的啐了一口唾沫,说:“早就听说你们有一腿,看来今天是真的。呸!”

  “对,我爱他。”张筱春终于选择直面自己的心扉,冷静的一字一顿的说。

   这让一旁的大老爷更加愤怒,挥了挥手。

   小万听到这话,只觉得像是一道闪电劈中自己那般。

   他奋不顾身的护住张筱春,抱紧了他,满眼泪水的说:“对不起,角儿。我来的太晚了…我也爱你。”

(一拜天地。

这一拜故梦陆离,先谢苍天 予你我一段灵犀。让我在万千人中遇见你,至白首不弃。
将爱恨跪入尘泥,再叩厚土 许你我一处静谧)

  “不晚,我们现在就成亲。”张筱春看着小万的脸,坚定的说。

  “好!”小万一直觉得张筱春是个神奇的人,好像有他在,什么都不怕了,以前面对那些乱搅胡缠的客人也是,现在在断头台上也是。
   
  “一拜天地!”张筱春声嘶力竭的喊出这四个字。

   话闭刀落,两颗人头同时落地,也许是应了那一拜吧。

(请收藏,唇齿旁一抹笑意。于来世,相期。)

  “说天亲,天也算亲……”张云雷侧头看着一旁唱着曲子的郭麒麟,不由得再次感慨少年的成长迅速,已经能完全撑住台了。

   结束下台的时候,张云雷走到最后一个台阶时,松了口气,从他第一次看到这个舞台就觉得不舒服,尤其是地上的整片红漆。

  “大林,别给自己这么大压力。”张云雷拍着郭麒麟的肩膀说。

  “我得罩着我老舅啊。”郭麒麟半开玩笑的说,伸出手就要捏张云雷的脸颊,被张云雷阻挡住了。

   张云雷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,揽住郭麒麟的肩膀,转过头去,用命令的口吻说:“腿疼,扶着朕!”

  “嗻。”郭麒麟也笑着陪着他闹。

(若是前生未有缘,待重结、来生愿)